最新地址 http://456ye.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乱伦—家庭性福

乱伦—家庭性福

东面:家里的诱惑

  清早起来,俺睡眼惺忪的走进洗手间,正準备洗脸之际,头顶碰到一些布料之类的东西,不其然将它一手抓下来,由于没带眼镜的关系,本能地拿近面前一臭,突然一阵幽香扑鼻,心神一阵迷乱…

  清醒过来仔细看清楚,顿时双眼暴张!耶!糗大了!是一个奶罩!

  可恶的姊姊!又将内衣裤四处乱挂了!一早醒来就来个奶罩幪头,这天又不知要触什麽楣头的了!

  啊!忘了自我介绍。俺叫吕小风,台湾人,十三岁,身处一个自己认爲极不平凡但又可能是极爲普遍的平凡家庭。俺现在正面对一个非常困恼的家庭问题,然而世上究竟有多少人正面对着一模一样的烦恼呢?俺并不清楚。因此心目中,这个非常困扰的问题,可能只是一个很多人都经曆过的非常普遍的日常茶饭事吧了。

  爸爸很早就已过世了,家里只有俺、妈妈和姊姊三人,妈妈叫陈小雪,四十岁,大洋行秘书;姊姊叫吕小雨,十八岁,刚出来做事,银行文员。

  妈妈和姊姊名字相似,个性亦非常相近:无知、大懵、渴睡、心无城府、思想简单得近乎轻度弱智,对外人害羞,但对相熟的人却重不设防,在家里非常随便,内衣裤四处放,平时不避嫌的只穿很少衣服四处走,有时还只穿内衣裤,完全不当俺是男生似的。

  她们二人还有一个共通点:就是身材同样非常出衆!说实话,妈妈和姊姊的相貌只是一般而已,但是一穿上束腰制服或上班套装,再配上那诱人的黑丝袜,马上变得婀娜多姿,再加上在家里这般德行,背心热裤吊带睡裙琳瑯满目,意态撩人,有时也看得俺面红耳赤,尴尬不已。

  俺曾经在她们面前投诉:「你们在家里不可以穿好一点、正经一点吗?好歹俺也是一个男生来着!」

  她们先是一愣,然后相视而笑:「怕什麽?咱们是一家人来喔!小孩子说什麽男生不男生,到你长大点才说大人话吧!」跟着不理会俺的扬长而去。

  哎!妈妈和姊姊大慨没接触男人太久了,她们还将俺看成小孩子,却不知道一个十三岁的男生生理上已经完全成熟,已经会有正常的生理反应了。

  当然俺要面对的家庭问题并不只是视觉上的性骚扰这麽简单,她们还会在日常生活中不知不觉间进行性迫害!她们一回家就会常常突然扑过来拥抱俺!亲吻俺!晚上一同看电视时她们会不知不觉间投怀送抱,又或将头枕在俺大腿上;平时一同上街,她们又会亲暱的繘着俺手臂,绵软的胸脯一下一下的挤压过来,令人血脉沸腾,有时穿着太紧身的牛仔裤几乎连走路也成问题!

  「小风你怎麽了?身体有事吗?」有次在街上思想单纯的妈妈边将奶子往俺臂弯猛挤,边一脸无知的发问。

  俺苦笑着无言以对,妈妈!拜託啊!小白也该有个限度,俺可以告诉你正被自己亲生母亲的奶子顶得浑身火热、肉棒高举至走路困难吗?

  还记起年前,俺和姊姊在家里嬉戏闹玩,在床上打作一团,后来俺更给她一脚踢了落床,还是头晕转向的时候,突然听到姊姊大叫一声:「纳命来!看本大姐的夺命铰剪脚!」她整个人淩空飞过来,用双腿紧钳俺的头!

  俺脑门受袭,立时眼前一黑,突然感到一阵异香扑面,定神一看,姊姊那被薄薄白色棉质内裤所包裹着的肥美阴屄就正正对着面门不到两吋的距离!

  这时才醒起姊姊是穿着短裙的!面前白色内裤的正中间有一个浅浅的水印,还有一些阴毛从内裤的边缘跑了出来!第一次这麽接近一个女生的屄穴!俺登时血气上涌、心髒狂跳!

  「姊姊!不要这样!俺不依呀!」大惊之下疯狂挣扎,企图挣脱她紧钳着的两腿。

  「哦?还有反抗能力?小弟真难缠!我有你罪受!」姊姊以爲俺不肯认输,再加一把狠劲,双腿钳得更紧,肥美的阴屄立时压紧俺面门!

  「唔唔……」竟然被迫隔着内裤和姊姊的嫩穴亲吻!俺一时间哭笑不得!内裤微湿的部份就贴着俺嘴唇,一阵像柠檬的清香味道扑面而来,俺不期然浑身酥软,脑里一阵晕眩…

  姊姊见俺四支软瘫,像放弃挣扎似的,就慢慢放开双腿,俺倒在地上奄奄一息,她还趾高气扬:「嚐到我的利害了吧!」

  哎!姊姊!俺其实是嚐到你的……那…倒的确很利害!

  惨败之后,俺板起脸孔责备她:「怎麽这样蛮干?你好歹也是个女生来着,怎可这样穿着裙子用双脚钳男生的头?你不怕被俺看光吗?」

  「你是我弟弟来的!怕什麽?」跟着还走到俺耳边:「好看吗?」然后大笑着离开。

  俺不但不及回嘴,更被她气得说不出话来!突然感到嘴角有些东百黏着,伸手摸摸,原…原来是一条阴毛!呕~!

  不知这些待遇大家有没有试过,总之对俺来说,这样的性骚扰无日无知,不过说到最惊险的,要数到去年咱们一家人到台北温泉区渡假了。

  之前已开始担心,因妈妈一早已说要一家人一同泡汤了!她说这样可以增进家人感情!

  俺闻言大惊!

  「全家人一起泡?不穿衣那种?不怕吗?那怎可以?」

  回应又是那一句:「一家人来唷!怕什麽?」

  听到这一句后更加害怕!结果俺在战战兢兢下和她们一起在北投区找会馆。

  然而结果恐怕要大家失望了!不像各位期待的那样,浴池乱伦事件并没有发生。我们逛了整天,却找不到适合一家人男女赤裸同浴的那种,入夜时份失望的妈妈随便在光明路找了一间提供住宿的温泉会馆下榻。

  安顿下来,咱们分道扬镖,想到竟能全身而退,不用一家人赤祼共浴,俺实在大喜过望,自个儿泡了一个水疗按摩的浴池,感到心旷神怡,晚上回到自己房间,终于松一口气,俺放下心头大石,徐徐进入梦乡。

  只是好景不常,夜半好梦正酣之际,突然感到被人抱拥着,大惊起来,原来是妈妈和姊姊!她们一左一右的在床上拥着俺睡觉!

  「妈妈?姊姊?怎麽回事?你们怎麽会睡在这儿的?」

  「嗯?小风?是…这样的,你有所不知,我们的双人房不知怎的有很多怪声向!你知啦!饭店会馆总有很多恐怖传闻的,我们无法入睡,而且越想越怕,就过来睡啰!」妈妈睡眼惺忪起来,若无其事的回答,但意态慵懒,完全不像在害怕什麽的。

  「但你们不可睡在这里的!这不大好哟!」她们竟然要和俺一起睡觉!长夜漫漫…

  「你在啰哩啰嗦些什麽劲儿?这里也是双人床啊!我一点也不觉挤迫唷!而且你不觉得这样很温馨吗?谁叫你这麽不小心没锁好门?罚你不準抗议!」姊姊也醒来说话,不过她误会了俺意思,把身子更加靠过来,抱得俺更紧!

  两个女人紧紧的抱着俺在床上睡觉!俺感到两团绵软的东西紧压在两边臂膀上!有男生在,她们似乎安心多了,不久竟然纷纷入睡,焯热的气息从两边不断呼在俺颈项上!妈妈还将整条腿压了过来!俺全身麻痺,不能动弹!

  被两个只穿着浴袍的女体抱得紧紧,她们的奶子、纤腰、美腿全部和俺紧贴着!就算不用手去触摸,也感觉到她们的皮肤是何等幼滑!何等充满弹性!而且俺还全身胧罩在两股浓郁的香气之中!从来没想到原来妈妈和姊姊沐浴后的体香及呼出的气息是这样香甜及令人兴奋的!姊姊有姊姊的处女清香!妈妈有妈妈的醉人幽雅!

  受到这样的沖激,俺的鸡巴又不听使唤的胀痛起来!最可恨的是因爲第一次离家旅行的原故,俺特地买了两条黑色丁字内裤,心想就算有机会展露也能尽显体态的不失礼人前。谁知在这种状况下,原本用来耀武扬威的性感内裤却变成了催命符–它缠得俺非常痛苦!

  俺不断扭动身体试图减轻痛楚,就在将身体转向姊姊那方时,胀至无可再胀的鸡巴竟然从内裤边缘跑了出来!这时翻睡的姊姊突然不经意的踢开浴袍,一只脚翻过来!整个人像树熊似的钳着俺!跑了出来的鸡巴就这样被夹在姊姊软滑的大腿内侧,而俺的龟头就轻轻顶着她的阴屄!马眼被一些毛发搔得痒痒的,这时才感觉到原来姊姊是没有穿内裤的!

  姊姊的奶子贴着俺胸膛,赤祼的私处被俺龟头顶着,在只有数公分的距离下俺凝望着姊姊的俏脸,和她鼻息相闻。她双眼紧闭,红唇微张,从口鼻里呼出的醉人香气直接被俺吸进体内。俺开始意识散焕,身心蕩漾,在迷糊间情不自禁的开始一下一下的挺腰,轻轻顶姊姊的处女之地!

  每顶一下,阴屄就被翻开少许,俺感觉到姊姊嫩屄的温热与湿润,啊!真的很爽!很舒服!

  当龟头陷入姊姊绵软的肉缝时,俺突然从欲望中清醒过来,要死!俺在干什麽?那是亲姊姊来啊!

  大力挣脱姊姊的束缚,强行将身体转过来向着天花板,幸好过程没有弄醒姊姊,成功转身,俺也暗自松一口气,心神甫定,才发觉自己全身都在颤抖。

  虽然俺有过人的坚定与理志,无奈天公却要继续爲难,还未完全平複刚才的诱惑,仍然硬挺的鸡巴却碰到一只玉手!那只手一触碰到俺火热坚挺的鸡巴,本能地将它握住!

  回头看看妈妈,她双眼紧闭,呼吸平顺,没有半点醒过来的迹象,然而那的确是妈妈的手!俺急得眼泪也差点掉下来!妈妈啊!那是你儿子的鸡巴哟!熟睡着的你拿着它干什麽?求求你饶恕它吧!

  试图拿开妈妈的手,只是她一受刺激,竟然反射地握紧俺的鸡巴!本能的套弄两下!睡梦中的妈妈在爲俺打枪!俺当堂全身拉紧,束势待发!幸好她套弄两三下之后停了下来,否则俺必一泄如注!

  竭尽所能才免强平複思绪,不敢再打扰妈妈,俺唯有慢慢等待,静候她自然放开它吧!除此之外已别无他法了。

  等着等着,妈妈一直也没有放开俺,一直拿着儿子的鸡巴酣睡!被一只女人的玉手握着,俺的鸡巴一直维持亢奋的状态,毫无半点软化之意!零辰二时、三时、四时…就这样俺被妈妈握着高举的鸡巴直至天亮!

  当窗外的天空现出鱼肚白色时,妈妈仍未放手,看到天已开始放晴,俺亦已支持不住,不知不觉的进入梦乡。

  不知睡了多久…

  「哎哟!妈妈你看!小风他…」

  「哦唷?小雨,原来你的弟弟已经是大人来哟!你看他的小鸡鸡多雄伟!」

  睡得朦朦胧胧之际,俺听到姊姊和妈妈在说话,她们已经起来了。这时俺已感到鸡巴已经离开了妈妈的束缚。但是…不好!俺的鸡巴仍未收好!仍然像昨晚那样留在内裤外!而俺又只穿浴袍…

  「妈妈,爲什麽小风的鸡鸡会这样利害的?这是兴奋着噢!他不是仍在睡觉吗?」

  「小雨你有所不知了!男生的鸡鸡早上的时候是会自然挺起的,这是正常的生理现象,你将来有了男朋友后就会明白的了!只是我也想不到小风的鸡鸡会是如此巨大!小雨,你以后要检点一些,不要再当他是小孩子了。」

  「不检点又有什麽问题?咱们是两姊弟啊!难道你认爲他会干自己姊姊吗?怕什麽?让我再研究研究…」

  可恶!她们竟然在讨论研究俺的鸡巴!

  虽然仍是闭着眼装睡,但俺知道姊姊在近距离观察着自己外露的鸡巴,呼在鸡巴上的热气立时把俺弄至全身发毛!再累积了她们两母女整晚的刺激折磨,与及早上强劲的男性荷尔蒙分泌,俺再次热血沸腾,更感到自己再一次如箭在弦!

  「不要再弄小风了!快起来洗脸吧!」妈妈说完下床到洗手间去了,只是姊姊还在欣赏着俺的雄伟。

  姊姊见妈妈不在,竟然再凑近些和俺的鸡巴说话:「早晨啊!小朋友!」跟着更用手往俺鸡巴拍了一下!姊姊的手指触碰到俺龟头,擦过马眼,顺势扫落颈部的褶位才离开。其实整个接触过程只在一瞬间,但对俺来说,那动作竟彷如年月!再一次被女生爱抚鸡巴的感触是前所未有的震撼!俺全身如糟电极,火热的精液再无法自制的来个猛烈喷射!俺在姊姊面前发泄了!

  死了!死了!这次死定了!竟然在亲姊姊面前射精!真是羞得无地自容了!还不知有没有喷到姊姊脸上!这不是受个〝夺命铰剪脚〞就能了事的!怎办?怎办…嗯?怎麽姊姊看到俺射精也没反应的?悄悄睁开眼偷看,却已不见姊姊在房里,她原来轻拍了俺鸡巴一下后,望也不望就掉头走入洗手间去了!

  姊姊原来错过了弟弟的射精表演,真是千钧一发!俺倒抽一口凉气,浑身乏力的软瘫在床上。

  「哦?我的手黏着些液体,这是什麽来的?」

  这时洗手间传来妈妈的声音,从房内的镜子反射,俺看到在洗手间内的妈妈看着自己的手,然后靠近鼻子来臭!

  全身又再一次亢奋,俺知道!这是昨晚俺留在她手上的东西!

  这时姊姊又八卦的拿妈妈的手来臭,这一刻两母女争着在臭她们儿子及弟弟分泌的味道!刚刚发泄完的鸡巴又情不自禁再一次硬挺起来!

  妈妈臭了一会也不知是什麽东西,最后竟然伸出舌头舔了一下!然后说了一句「好腥」!天呀!你怎可以吃儿子的…!?

  经过这个惊险的晚上,俺知道她们对俺的性迫害将会一步一步加剧,但俺绝不是一个爱好乱伦的人,会上自己妈妈和姊姊的人只会是禽兽不如的畜牲!俺绝不是这种人,俺会继续努力,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多谢大家支持!

  ※※※

  西面:淫母的自白

  如果知道我这些年来经曆的人,来责骂我是禽兽不如的畜牲,我只能回答一句–我是!

  我独个儿倚着窗台,呆呆看着外面漫天风雪,内心充满感慨,充满疑惑,爲何事情要弄致如此地步?眼前的紊乱飘雪,是否就是我这数年的人生写照?又或怎至代表我这将要渡过的乱坠一生?

  悲从中来,但是却无法流出眼泪,之前的一场哭泣彷彿已将我所有的眼泪流光了,一阵深深的歎喟后,蓦然回望睡在身边的男人,他经过一场疯狂的性爱后背对着我沈沈睡去,充份表现出他对我的不屑与不在乎,但回心想想,他有需要吗?他有责任吗?

  不!这只是我无理的要求吧了!我这种女人根本不值得别人尊重!没有人会在乎和女婿及无数男人有染的女人!

  无错!面前的人是我的女婿!我不值他尊重,更不值别人同情,弄致如斯田地,要付上全部责任的人是我!

  我,陆小雪,四十四岁,已婚,但和丈夫分隔两地;全职主妇,因我一生从未工作过;我有一个女儿–沈小雨,今年二十五岁,她是我的一切寄望,同时亦代表我的所有悲哀。

  一切一切,都由七年前我和女儿移民加拿大开始…

  「小雪,你先带小雨到加拿大,代我处理好这里的生意与物业后,马上过来和你们团聚。」

  「风扬,我不行的!你知我一句英语也不懂,而那地方只是接近小雨就读的大学吧了,却不是唐人聚居的区域,人生路不熟,我一个人应付不来的!」

  「不要这样,明年就是九七了,再不移民的话,之后恐怕没有这麽容易的。而小雨也快要开学,你放心她一个人到那里生活吗?小雪,别孩子气,我已安排好朋友在那边接应的了。放心吧,没问题的,我应成你尽快过来。」

  就这样,一个刚毕业就结婚生子,从来没工作过,从来没独立过的弱女子带着十八岁的女儿流落外地。

  丈夫果然已经安排妥当,在加拿大安顿所面对的基本问题倒也不大,只是对于连中学会考英文科也不及格的我来说,在这里生活就彷如渡日如年,和坐牢没有两样。

  还记起第一年在这里过冬,女儿长时间在大学里上课,只有我一个人留在家中,整天呆呆看着落地窗外的茫茫雪景,两行眼泪无法制止不断落下:「天扬,你不是说这个冬天过来的吗?你何时才会在我身边?」

  没有嗜好,没有朋友,不习惯这里的生活,不习惯没有丈夫在身边,我在加拿大除了每天看着窗外日出日落外,伴着我的就只有眼泪和寂寞。

  「妈妈,他是我男朋友,他也是从香港来读书的,叫Jason。」当女儿第一次带她在这里认识的男朋友回家时,我看着眼前二十岁的高大少年,心里一阵莫名的感动!太好了!他也是香港人!他说广东话的!他是我在加拿大认识的第一个中国朋友!

  之后小雨经常带Jason回家陪伴我,女儿是知道妈妈寂寞的,她不介意在她们二人世界里多了我这个母亲。而我亦非常疼爱Jason,尤如我的儿子一样,可是这不过是我们两母女的一厢情愿吧了,而他却并不是这般想。

  又是一个风雪晚上,Jason留在我家渡宿。家里多了一个男人,我心里不知怎的多了一种难以言谕的安全感,那晚我一早就入睡了,睡很很熟。

  无奈我的好梦只维持了很短时间就被打破,半夜未到,酣睡中我感到一双手在我身上游移,它抚弄完我的大腿,再扫过腰枝,最后停留在胸脯上不断搓揉!我从睡梦中惊醒,吓得六神无主,一时之间完全不知怎样反应,不知所惜下只得假装仍在熟睡,继续任他爲所欲爲。

  家里只有一个男人,我当然知道他是谁!但Jason是我女儿的男友!而我更大他十多年!爲什麽他要侵犯我?爲什麽要侵犯女朋友的母亲?荒乱中我感到无比羞耻!不知怎样面对!我只希望他只是想一尝手足之欲,抚弄个够后就离开,说到底我也是小雨的母亲,他应该不会乱来,他会放过我的。

  可是我错了!我错误估计他,更错误估计自己!当睡衣及胸围被解开,乳头被他不断吸吮时,我心里出现微妙的变化。已经有年多时间没和丈夫相好了,一副连自己丈夫也已不屑一顾的胴体,此刻正被一个精壮少男欣赏着!我的每一寸肌肤,甚至最私人的秘穴,他也津津有味地细緻品嚐!而他更是如此貌美!如此青春!如此强壮!他告诉我,我不是人老珠黄的残花!我仍是非常动人的女人!连少男也受我的娇躯所诱惑!爲我的美貌所倾倒!

  而且更重要的,是此刻我已被他搓弄得浑身酥软,下体更是流水潺潺,早已遗忘了的欲望与兴奋此刻再次在我体内出现!告诉我这世上原来还有一种我早忽略了的人生乐趣!到这一刻,我又不想他放过我了!

  随着他对我阴蒂的不停舔弄,高潮一个接一个的涌至,什麽尊严与羞耻,什麽道德与伦理渐渐灰飞烟灭,我情不自禁的拥抱他!接受他!迎合他!当他雄壮的器官连同浓烈的男性魅力挺在跟前时,我连传统女性与辈分的基本尊严也甘心放下,我将它含在口里!像一只母狗似的爬在床上尽情吸吮!尽情舔食!我尽我一切能力服侍他!取悦他!

  当他进入我体内全力抽送时,我才重新确认一个男人真正所能给与一个女人的到底是什麽,被一个精壮少年一下一下疯狂抽插,下下直入子宫里头,每个感触也直入心肺,这才是性交!这才是做爱!这才是真正的人生意义!回想起来,在之前的二十年婚姻里丈夫对我所做的是什麽?这些年来的到底算不算是做爱?那究竟算是什麽?

  Jason不断将我翻来覆去,用不同角度与姿势来欣赏我!享受我!我不理面前的是一个小我十多年的小子,像奴隶般唯命是从的接受他驾驭摆布,最后在极乐的高潮中让他在我体内发泄,我感到子宫与阴道通通被他的精液所灌满,令我第一次领略到一个男人所能给与我的最高喜悦与满足!感受到男性精华在体内的鼓动,才明白到能够被男人在体内播种的女人,才能算是一个真正的女人!

  第二朝醒来,身边的男人已经离去,我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致电丈夫:「风扬,你究竟何时才过来?我很需要你!」

  「几十岁人说什麽傻话!你不觉肉麻的吗?不说了,我现在很忙!~」

  丈夫的冷漠与决绝,正好粉碎我心里的内疚,放下电话,我已确信昨晚的所作所爲并没有错!

  而小雨也知道我寂寞,她会原谅我的,一定会!我相信…

  我和她男友只是肉体上的互相慰藉,当中不含感情成份,所以她不用介意,此事与她无关!

  她不定不会介意的!我相信…